张泉灵对话前YC合伙人:VR、网红、直播、O2O 中国火爆的创业话题却遭遇硅谷“冷眼”?


5月10日,在牛子基金创始合伙人张泉灵猎豹移动4楼,硅谷知名天使投资人郭威、YC前合伙人陈嘉里和亚历克西斯夏年(Alexis Chanian)以“牛子对话YC”的形式发起讨论,分析中国和硅谷风险投资环境的差异。

硅谷观察中国风险投资:LP跳出成为全科医生孵化器是不可思议的

张泉灵:三个人来到中国了解中国市场,他们观察后的总体印象是什么,什么风险投资现象与你在硅谷的想法不同?

郭伟:我大约一年零七个月没回来了。我看到的最大区别是,尽管许多人都在谈论创业,但他们变得更加理性,对想法的思考也更加深入。我觉得每个人都有明确的危机感。从这里的投资者那里,我发现许多LP现在正跃跃欲试成为GP。一些传统行业的富人最初是做唱片公司的工作来投自己的票。这是我见过的趋势。还有一件事我发现孵化器更令人难以置信,每个孵化器都有自己的特点,还有很大的创新空间。中国也有很多非常受欢迎的独特话题,但硅谷基本上没有这样的话题,比如直播,比如互联网的普及。

加里谭:我对一切事物的规模感到惊讶。事实上,与中国相比,美国的风险投资规模要小得多。北京有多少人,有多大?我们可以在北京建89个曼哈顿。能在这里生存的公司与我们以前在美国的公司完全不同。太迷人了。从那以后,这里的一些公司甚至不能在美国开始,但是他们在中国非常好。

亚历克西斯奥哈尼安:太棒了。创始人有机会在中国建立特别优秀的公司。孵化器可以蓬勃发展。这种关注有助于创建改变中国世界的公司。

哪些中国公司不能在硅谷生存?哪些类型的硅谷公司很少出现在中国?

张泉灵:你刚才说的话很难用中文理解,不管是赞美还是讽刺。你可能需要告诉每个人的是,哪些公司不能在美国生存?

Garry Tan:例如,按需经济,在美国有很多生意是做不到的。这取决于人口密度,这意味着每个单位的经济。住在一个地方的人越多,他们提供的服务就越多,这个行业就能赚到越多的钱。从事这一行业的上市公司在中国赚了很多钱,但在美国,即使是在像纽约这样人口密度如此高的城市,也难以生存。

张泉灵:另一方面,哪些公司在中国不存在,硅谷的哪些公司在中国很少见?

郭伟:因为中文,我应该能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让我们谈谈与法律有关的一些事情。例如,美国另一边的在线博彩业正慢慢从灰色地带转向白色地带。这个行业以一种特别大的方式爆炸了。另一件事是我见过一些生物制药公司。也许是因为视觉问题,我没见过很多这样的初创公司,也没见过机器人在垂直领域的应用。我也没看到多少。

加里谭:你刚才说的一件事很有趣。这是生物制药。我们发现,在美国上市非常昂贵,需要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批准,至少要1000万英镑。这是一件疯狂的事情。在过去的50年里,生物制药领域的一些突破今天不太可能发生。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今天的监管非常严格。像心血管疾病这样的技术和设备今天不能被批准,因为它们需要大量的资金和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批准。然而,中国公司有很大的机会,因为中国没有美国的监管障碍。

$page$

中国投资者喜欢什么和美国投资者喜欢什么有什么区别?

张泉灵:你能告诉我们中国投资者喜欢什么和美国投资者喜欢什么风格的区别吗?

郭伟:让我们先谈谈区别。美方非常喜欢合资企业,与公认的投资者和伟大的神合作,甚至与一些知名人士合作。在中国,我觉得一些高质量的项目正在被传统组织控制。这是不同的。另一个原因是,国内投资者喜欢直接签署股权合约,喜欢一两页的债转股。事实上,我们的许多投资过程可以在线完成。另一方面,在中国,似乎需要更长的离线研究过程。国内投资者喜欢的一些领域与美国有些不同。从最早的O2O,共享经济,到现在的虚拟现实,一问世就有大量的媒体宣传和各种相关信息。在硅谷,我觉得这些评论或一些观点更加独立。有好的也有坏的。相反的是相对均匀的。

YC的前搭档对虚拟现实有什么看法?

张泉灵:我认为只有不同的意见才值得分享。在中国,我认为普遍的观点是虚拟现实将是下一个计算平台,所以它非常有前途。从投资的角度来看,人们也普遍认为中国将更多地关注虚拟现实内容,而不是虚拟现实头盔等硬件设施,因为他们认为这是大公司的机会。我在中国也听到一些声音,虚拟现实只是中间的过渡产品,可能会让人沉浸在另一个世界。听听两位硅谷投资者的想法。你觉得虚拟现实怎么样?

Garry Tan:我特别喜欢新的计算平台。现在我可能拿着一部手机,那是一台电脑。尺寸一直在变化。我们绝对不会永远盯着小屏幕。现在的困难是,如果你只说苹果像牛顿一样,它将是肤浅的;如果你说苹果喜欢苹果手机,那就不一样了。

亚历克西斯奥哈尼:我也同意加里的观点,即那些从事基础技术的人可能会赚钱,但我们必须从内容上吸取过去十年的教训。扩展内容业务需要真正的钱,因为你必须雇个人把它放在房间里,让他创作美丽的作品。这就是内容。内容的扩展不同于软件和平台的扩展。如果有一个平台可以使用任何平台做事情,如果一个女孩可以在一个平台上制作一部小电影,并在虚拟现实(VR virtual)、直播和博客上创作内容,这就有了规模效应,所以我们应该超越短期思维。

企业家能接受培训吗?

张泉灵:刚才我还递了一张纸条,问企业家是否可以接受培训。对于前YC合伙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因为YC以其高质量的孵化器而闻名,它帮助了许多企业家。从只有一个想法到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企业家能接受培训吗?请给我们介绍一下。

加里谭:这是可以教的。太疯狂了。我们看到一些创始人以前从未创造过任何产品,没有管理过团队,没有集资,什么也做不了。十分钟后,我们很惊讶,我们会认为他们很棒。也许你以前没做过任何产品。你是工程师和设计师。你可以在这里想出办法。每个人都可能愿意使用你提出的东西。如果你说服我们,我们会给他注资。

其中一个花了36个月完成第一轮融资,48个月进入第二轮。他们是一个质量保证平台。现在他们的收入非常高。经过24个月的投资,他们正在思考如何进入市场,如何创造人们想要的东西,以及如何学习成为一名经理。所有这些都需要学习,他们需要学习很多。

亚历克西斯奥哈年:看到这些创始人继续发展真的很有趣。

Garry Tan:我们也看到许多初创公司倒闭。失败的原因是什么?他们的生活方式有问题。例如,经常去社交活动,举办各种聚会等等,但首先,建立软件产品;第二,吸引用户和顾客。其他工作可以在其他时间完成。我们将永远看到,对许多创始人来说,最简单的事情就是参加会议。当你去开会的时候,似乎很重要,好像你在做一份工作,但是实际效果并不好。

硅谷投资者对O2O投资前景有什么看法?

张泉灵:现在有一种观点,我想许多初创企业可能会问。刚才,两人还表示,将会有一些相对集中的启动项目,这在美国可能比较少见。在中国有许多被称为O2O的项目,而美国被称为共享经济启动项目。美国有一些经济共享项目应该发展得很好,比如优步和Airbnb。近年来,中国有大量O2O项目关闭。我想问硅谷投资者对投资前景有什么看法。

Garry Tan:这些企业都需要非常好的财务报告技巧。两件事非常重要。首先,单位的经济性。你从每笔交易中赚多少钱或损失多少钱在开始时对增长来说都没问题,但在第一轮交易后获得正回报更好。其次,有时会有固定成本,包括工程师、服务团队、支持团队等。这些成本也需要由交易量来支付,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是两个非常重要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