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隆父子“交班”遭遇非洲猪瘟危机,哪场仗最难打


8月17日,万洲国际(。香港),双汇发展的控股股东(。深圳)发布澄清公告,声明此前郑州双汇猪瘟事件不会对本集团猪肉及相关产品的供应造成任何干扰,董事会认为郑州屠宰场的暂时关闭不会对本集团的经营及财务状况产生任何重大不利影响。

此时,万洲国际和双汇发展的主要领导者万隆正忙着交接权杖。二儿子和大儿子在短时间内进入双汇发展和万洲国际的核心决策层,这一点尤其引人注目。

业内人士指出,非洲猪瘟疫的突然爆发可能只是一个小插曲,万斯夫妇和他们的儿子们如何顺利转移权力可能是他们将要打的真正战役。这场危机事件也更像是“邵帅”能力的一块“试金石”,就像2011年万隆的“双汇克伦特罗”事件一样。

市值再次蒸发

8月16日下午,河南省郑州市政府发布的关于郑州双汇屠宰场的《疫区封锁令》在网上流传。双汇发展的股价同日大幅下跌。一天下来,股票跌到了极限。一天之内,双汇发展的市值从821.59亿元下降到739.43亿元,下降了82亿元。

蓝鲸制作的记者打电话给双汇的相关负责人,对方以会议正在进行为由挂断了电话。

随后,双汇发展宣布郑州双汇屠宰场当天晚上8点收到政府的《疫区封锁令》通知。郑州双汇屠宰场被指定为疫区,封锁6周,即至9月26日晚。

据了解,16日晚,双汇发展郑州分公司成立专门机构紧急处理此事。这批猪共1362头,圈内待宰猪全部剔除,并进行无害化处理。郑州双汇屠宰场停产,人员、车辆、钢笔及相关物品进出工厂彻底消毒。

经过隔夜处理后,双汇发展17日在公告中宣布,公司其他子公司未发现疫情,郑州双汇屠宰场服务的相关市场由双汇发展其他子公司服务,不会影响市场供应。

双汇发展在解释会上回应称,公司认为网上传输阻断订单“相当奇怪”。该公司表示,16日下午,上海某研究所与双汇湖南区经理举行电话会议,散布虚假言论。公司将继续调查和澄清该研究所的动机。

早些时候,8月1日,沈阳的一个养猪场爆发了非洲猪瘟。该农场有383头猪,47例,47例死亡。3日,专家证实了非洲猪瘟的爆发。随后,官方网站农业和农村事务部正式发布了非洲猪瘟二级爆发预警。接着传来郑州双汇屠宰场被封锁的消息。

双汇在8月16日回应外界,“政府那边有什么样的政策?我们将通力合作。”同时,他表示,猪瘟猪还没有被制成肉制品,已经进入市场的产品没有问题,疫区已经按照规定被封锁,工厂相关订单的生产也已经转移到其他工厂,这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没有明显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在双汇发展8月17日召开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久违的万洲国际董事长、双汇集团董事长、双汇发展董事长万隆也出席了,这表明双汇非常重视此次非洲猪瘟事件。

这不是双汇第一次面临食品安全危机。2011年,央视315报道称,含有克伦特罗的猪涉嫌流入双汇集团子公司济源双汇食品有限公司。同年3月15日,双汇发展股价跌破极限,市值蒸发103亿元。

chansons Capital执行董事沈梦对蓝鲸产经新闻表示,双汇一直在将其产品线从过去相对流行的产品调整为回报率更高的高端产品。这是双汇非常重要的整体发展战略,因为中低端产品竞争激烈,毛利率低,属于红海。

此外,双汇发展是指深度开发区域市场,加密市场网络,通过与新超市系统的合作,推动超市网点建设,进一步拓展销售网络,增加高端精品超市、连锁便利店、生鲜超市等销售渠道的发展,为肉制品规模化提供新的空间。大规模、高覆盖度的营销网络有利于国家资源的整体利用,有利于区域内个别市场风险的化解,有利于实现快速生产、快速销售、大生产、大销售。

然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虽然扩大销售渠道可以增加产品销量,增加自己的收入,但相应的资金将面临更大的压力。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经营活动净现金流量为19.19亿元,同比下降14.20%。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彭丹认为,目前市场上的火腿肠主要由双汇、金龙和雨润组成。然而,由于资本链断裂和领导者不稳定,金龙比金龙占据了更多的市场份额,因此金龙的整体业绩和净利润都有了更大的增长。

蓝鲸生产商记者对双汇发展2017年年报的回顾显示,肉类行业收入为226.59亿元,其中高温肉制品收入为141.42亿元,低温肉制品收入为85.17亿元。罗进集团副总裁范王宏表示,2017年罗进收入超过390亿元,其中肉制品收入接近100亿元,保持6%以上的增长速度。

朱彭丹说,食品安全应该放在企业发展的第一位,所以如何完善食品安全内部控制体系是关键。上述三家企业都发生过克伦特罗事件,导致市场份额和信誉危机。

邵帅的《硬仗》

最近,双汇的发展也引起了关注,包括其人事变动。在短短一周内,万隆的两个儿子先后进入万洲国际和双汇发展的核心决策层。

8月8日,双汇发展宣布,根据公司控股股东河南省漯河市双汇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推荐,公司提名委员会进行审议,公司董事会提名公司第七届董事会的非独立董事为万隆、焦舒歌、万宏伟、马项杰。

据资料显示,万宏伟,生于1973年,是万隆的第二个儿子。他曾任双汇集团香港分公司董事、双汇集团进出口公司副经理、双汇集团董事长秘书、万洲国际公关部经理、万洲国际董事长现任助理。

随后,8月14日,万洲国际宣布焦舒歌因其他事务辞去董事会副主席职务。离开副董事长后,焦舒歌将继续担任本公司非执行董事及薪酬委员会成员。同时,万洲国际董事会宣布任命万鸿健为副董事长,以填补焦舒歌辞去副董事长后的空缺。万鸿建将继续担任公司执行董事兼副总裁,以及环境、社会和治理委员会食品安全委员会成员。

万鸿健是万隆的长子。到目前为止,万隆的两个儿子已经进入双汇的核心圈。

他们即将老去的老父万隆仍在前线作战,并没有因为年事已高而退位。这和他的性格有关。万隆接任漯河肉联厂厂长时,表现出了强硬的管理方法,清除了所有背景不好的人。此外,面对早已资金短缺的万隆肉联厂

万隆还向公众透露,继任者和管理团队都应该来自这一机制。“当继任团队在2017年成熟时,它将退出。如果不成熟,股东仍然要求我继续任职,我将服从股东的要求。一般来说,企业和股东的利益也必须得到保障。”

一些分析师指出,在过去的10天里,万隆的长子和次子占据了双汇发展和万洲国际核心决策层的核心位置。两人都能看到万隆78岁高龄的“好游戏”和“战略”。

朱彭丹告诉记者,事实上万隆的两个儿子一直在协助管理公司,但由于万隆的性格和其他问题,他们不能接受这份工作。然而,由于年龄问题,万隆不得不考虑接班人,所以现在他开始安排接班人,让儿子一个接一个地进入双汇核心圈。

然而,与目前正在发生的非洲猪瘟疫情的“危机”相比,万鸿健和万鸿伟如何成功地从万隆手中接过“权杖”,才是万鸿健三个儿子面前真正的战斗。

(原标题:万隆父子“接班人”遭遇猪瘟危机,哪场战斗最难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