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落差大于年龄差:青春期闯进二孩家庭


原标题:心理差距大于年龄差距:青春期闯进了一个两个孩子的家庭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残忍?你为什么能同意你哥哥的要求?”晚上10点,大二女生张阳阳站在宿舍走廊尽头打电话,情绪越来越激动。这是她一个月内第三次和母亲大吵一架。

在电话的另一端,母亲还在说些什么。张阳阳听不进去,把电话狠狠地扔在地上。舍友们冲出来安慰张阳阳,他哭得发抖。他们知道这场争吵一定是由他们的弟弟引发的,他比张阳阳小9岁。

张阳阳认为她高中的时候可以远离家乡上大学来摆脱弟弟的阴影。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就像电影《快把我哥带走》中的矛盾一样,由血缘决定的兄弟姐妹会因为他们不成熟的成长阶段而对彼此的存在和父母的态度感到抗拒和疏远。当一个两个孩子的家庭进入青春期,父母和孩子应该如何一起处理和解决许多心理难题?

去一个遥远的城市上大学已经成为我高中生活的最大动力。

看到《快把我哥带走》让我产生了共鸣,我已经幻想过很多次了。要是我家没有我哥哥就好了。

张阳阳上初中时,他的弟弟还在上幼儿园和小学。“我们两个整天都是同一个词:罗布。可以抢电视,我想看新闻,他想看动画片;我会抢零食。平分后,我通常吃四分之一。我哥哥把所有的零食都吃光了,所以他要抢我的东西。”

每当和弟弟发生摩擦时,妈妈总是说:“你是我的姐姐,放开我的弟弟。”张阳阳非常抵触:“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谁不让我这么做?”

长大一点,张阳阳认为他的弟弟不仅仅是为了电视和零食而战,而是为了未来。“高中暑假期间组织了一次去省城的游学。我父亲不让我去,说那是浪费金钱和时间。我觉得在高二学物理很难,我妈妈也不允许我参加辅导课。”

这个要求被父母一再拒绝,张阳阳对弟弟的怨恨加深了:“虽然我弟弟什么都不想要,但我认为父母不公平,更喜欢男孩而不是女孩!”

带着“眼不见,心不烦”的想法,我决定去一个遥远的城市上大学,这成了张阳阳高中生活的最大动力。然而,结果证明以前没有解开的结在大学里仍然是一个无法逾越的障碍。当他们的父母拒绝出去过暑假,想在家照顾他们的弟弟时,张阳阳彻底爆发了:“我不想让你有我的弟弟,我为什么要牺牲我的未来?”

尹红峰,北京私立家辉中学的一名心理学老师,认为两个孩子家庭中年龄较大的孩子在青春期最常见的困惑是“失宠”。这种类型的孩子容易产生一对矛盾:他们渴望独立和充满依赖性。“青春期的孩子逐渐脱离家庭,搬到他们自己的小世界。但是突然有了一个更小的孩子,那么这个更大的孩子就会从“公主”感觉到“不管是谁”。

尹红峰指出,孩子们在“失宠”后会对“公平”特别敏感。即使一些局外人认为他们的父母非常普通和公正,这种“不公平”的感觉也会在孩子们的眼中继续被放大。尹红峰认为,为了处理这样的兄弟姐妹关系,父母应该首先表明他们的态度。他们的出发点是平等对待他们,让大一点的孩子意识到他兴奋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他太在乎“公平”。

尹红峰不赞成父母的声明,即年长的孩子“必须让弟弟妹妹们”。“父母应该给孩子合理的指导,提前做好准备,唤起孩子的责任感,让他们知道该做什么,而不是直接命令他们在发生冲突时说该做什么。”

我的父母没有告诉我如何做一个姐姐,导致我和哥哥的关系像一个陌生人。

23岁的王晓琪和我哥哥相差8岁。在青春期,她也对哥哥的存在感到困惑

“一个来自天空的弟弟对我产生了更大的影响,我也在作文中详细描述了这件事。我的父母不仅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他们生下了我的弟弟,而且也没有告诉我如何对待我的弟弟。这使我没有吻我的弟弟。虽然我会一起玩,但我不会和其他人分享我内心的想法。”

王晓琪后悔在她即将上大学的时候,她强烈地感觉到如果她的父母早点教会她做姐姐的责任该多好。“因为真的只有小时候一起做一些事情,互相关心,长大后才会更加亲密。现在我们太独立了,缺乏更紧密的联系。”

青春期父母缺失的“关系类”只能自己弥补。大学毕业后,当我妈妈打电话抱怨我哥哥的时候,王晓琪会帮他解释。我回家度假,主动询问我哥哥的学习情况。“当我主动接近时,我的弟弟显然长大了,会主动和我谈论学校和生活。”

在尹红峰看来,当父母决定要第二个孩子时,他们应该和第一个孩子沟通,清楚地解释他们为什么想要弟弟妹妹,以及大一点的孩子会面临什么样的变化,从而唤起他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父母应该给孩子足够的心理建设,让他们知道如果我们家只有一个孩子,当父母老了,你会承受很大的压力。但如果你有一个弟弟或妹妹与之分享,压力就会小得多。”尹红峰指出,父母需要倾听孩子真正想要什么样的兄弟姐妹关系。“兄弟情谊不能被其他感情所取代。兄弟姐妹关系越融洽,对双方的成长就越和谐。”

给予空间和心理支持来建立两个孩子之间的边界感

“这个问题并不是在青春期第一次出现。”有两个孩子的李蓉哀叹道,当第二个孩子出生时,两个孩子之间的艰难相处问题已经开始了。她的两个孩子相差8岁。她的姐姐在高中,她的弟弟在小学。

"这两个孩子的区别是6 ~ 8岁。这种关系很难处理。他们不在同一个频道。目前,老大经常去各种补习班,而老二还在鬼混。这种差距导致他们建立情感联系的机会减少。”

青春期的大哥经常表现出他的父母偏爱他的第二个孩子,而李榕非常无助。“你对不同年龄的孩子有不同的要求。小孩子能吃、能喝、能开心。但是大哥的学业压力已经上来了,自然你会对她有很多要求,这在孩子眼里是很古怪的。”

李融发现这两个孩子会互相模仿,互相刺激,并“竞争”接近自己的机会。这位十几岁的老板表现得像他的弟弟一样“天真”,会突然撒娇和欺骗。

但李榕也看到,如果姐姐长得比弟弟好,弟弟就会“争先恐后地特别擅长姐姐”,反之亦然。“老二天生就有这种抢的意识,他觉得一切都得跟人家走。每当他的姐姐愿意哄他的时候,他特别愿意和他的姐姐一起玩,这比跟着他的母亲要好,所以大哥的示范效果对第二个孩子有很大的影响。”

目前,面对两个孩子的关系问题,李融的做法是“让姐姐在经历了兄妹问题后度过她的青春期”。“我会让妹妹们不要打扰我妹妹,或者孤立她们。这种做法不一定对他们的情感交流有好处,但青春期会有自己的绊脚石和麻烦,大多数时候我的方法是让他们不要相处。”

尹红峰觉得父母需要在空间和心理上给他们的大孩子足够的支持。“不剥夺他对自己的未来和人生做出决定的权利。”

此外,必须注意的是,二孩家庭中的年幼孩子心里也很敏感,“他一出生就需要学会观察和观看风景”。尹红峰建议父母应该让第二个孩子知道大哥在保护他,但是他们不能依靠大哥。“父母可以告诉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