厅局长访谈丨苗生明:普通刑事犯罪检察工作并不普通


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院检察长苗接受记者采访。

新年伊始,天空晴朗。苗在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院工作一年后,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管辖范围内有许多犯罪,大量的案件,和许多领导工作.这是第一检察官办公室的最大特点,它是一个普通的刑事检察部门。不仅如此,第一检察院还负责领导重点刑事检察工作,如打击犯罪和邪恶的专项斗争。“可以说,负责处理和指导普通刑事案件的第一检察官办公室并不普通。”苗对笑道:这次采访从普通刑事检察部门的“不寻常”开始。

增强人们的幸福感和安全感

记者:2019年是一个关键的一年,在这一年里,打击犯罪和消除邪恶的专项行动将会深化。全国检察机关如何充分发挥检察职能,落实中央部署,进一步推进反犯罪反邪恶专项斗争?

苗:一年来,检察机关充分履行检察监督职能,注重改进策略和方法,同时推进“打伞破网”、“破钱破血”和社会治理工作。所有反犯罪和反邪恶的工作都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一方面,最高人民检察院监督了3批40件涉及高度公众关注和社会影响重大的犯罪案件。针对全国有影响的孙等人案和湖南省新晃县“操场埋尸”案,及时成立专家组进行指导。另一方面,加强了政策指导,编制并发布了《扫黑除恶典型案例与实务指引》,为地方各级检察机关处理涉黑涉恶犯罪提供指导。

记者:检察机关如何在服务和保障“三大战役”中行使权力?

苗明升:我们会同最高法、公安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制定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工作办法》,加大对拖欠工资的打击力度,为确保准确扶贫提供服务。

对最高法院单独或与公安部和环境保护部联合列出的50起有影响的环境污染案件和10起与森林有关的案件建立统一的工作台账和跟踪监督.依法严惩危害生态环境的案件,为防治污染服务。

记者:前不久,云南检察机关确认“丽江唐雪伤害案”当事人唐雪是正当防卫,这又一次引发了公众对正当防卫问题的讨论。检察机关在适用正当防卫时,如何注意防卫的限度和“程度”的保证?

苗:检察机关在办理正当防卫案件时,要求准确把握正当防卫的立法精神和法律条件,以促进社会公正为价值取向,积极发挥检察机关的审查职能,及时采取措施解释法律、解释理由、回应民意,依法妥善处理正当防卫案件。

我们在总结经验、充分论证的基础上,编制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适用指引》,不仅可以指导正当防卫的法律适用,解决正当防卫的“不适用”问题,还可以进行法律宣传,引导社会弘扬正义和正义。

应当注意的是,在正当防卫的适用中,应当注意防卫的限度和“程度”的保证。“过度”和“不足”都不是对正义的追求。故意造成对方侵权,并以“抗辩”为借口借机对对方进行“抗辩”,侵权后报复的“事后抗辩”不是刑法规定的正当防卫。这些行为可能构成犯罪,应承担刑事责任。因此,有必要坚持特定的肛门

苗:在认罪、认罚、从宽处理制度的应用过程中,还存在着一些问题,如保障义务律师难、需要提高准确量刑的能力、需要规范上诉和抗诉等。接下来,我们还将着力解决这些问题,切实履行检察机关的领导职责,推进认罪、认罪、宽大制度的应用,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建设做出贡献。

完善普通刑事检察工作机制

记者: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要充分协调和充分发展“四大检察”,优化刑事检察工作。在新的一年里,普通刑事诉讼的重点是什么?

苗:2019年,内部机构改革、“逮捕与起诉相结合”的办案机制、认罪、承认与处罚的宽大处理制度等多项重大制度改革正式全面开花结果。今年是重要的一年,在这一年里,各种制度进行了多方面的努力,突出了改革后改革的成效。

“一个部署,九个实施”。在新的一年里,我们还将努力落实学院党委的主要工作,紧密结合普通刑事检察工作的实际情况,为帮助和参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建设,推动普通刑事检察机制的完善,进一步完善刑事检察工作,包括打击犯罪和丑恶现象, 反腐败斗争,反腐败斗争,以及坦白、承认和惩罚宽大处理制度的深化应用。 推进“两监督”工作,强化法律监督职能,进一步加强案例指导,充分发挥典型案例的引领、示范和带动作用,切实加强政治理论和业务学习,搞好队伍建设。(检察日报正文:单鸽图:钟新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