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刘洋:返乡创业当“猪倌”


马浏阳,1982年生于本报记者刘婉婷,曾是四川外语学院的一名大学生。一场重病改变了他的生活。虽然他康复了,但他在家里花了很多钱。马浏阳决定不告诉父母就放弃学业,以便尽快赚钱来减轻家庭负担。

我能做什么来赚钱?在一次晚宴上,刘妈杨吃了美味的野生猪肉。“人们依赖食物。野生猪肉营养丰富,脂肪含量低。它符合现代人健康绿色饮食的理念。一定有市场。”经过深思熟虑,马浏阳毅然租下了一个废弃的牛棚,作为离家乡200多公里的重庆市沙坪坝区歌乐山的猪圈。缺钱,人少,没有技术,为了省钱,所有的工作都是手工完成的。

猪圈终于完工了。刘妈杨从北方进口了20只野猪幼崽,每天早上6: 30起床割草。冬天走了4个小时用酒糟喂猪,我担心野猪吃不好。我没想到野猪会一只接一只地死去。马浏阳非常焦虑。他咨询了老兽医、养猪场和互联网,最终找到了原因。原来野猪吃得不多,马浏阳保存得太“小心”。猪都被支撑着。

第一次失败让刘妈杨很难过,也让他在养野猪时很开心。“这也是一个学习过程。我没有完成大学学业,但我进入了一个更广阔的教室。”

2008年,父亲马容止从他的朋友那里得知他的儿子在养猪。在寻找他时,他发现他的儿子穿着背心、凉鞋和拖鞋。他又黑又瘦。床和猪圈被一堵墙隔开了。“我原本很生气。看到他的出现,我很难过。那时我流泪了。”马容止说。

好事多磨。在刘妈杨的精心照料下,野猪第一年就赚钱了。马浏阳决定回到家乡忠县,投身养猪事业。

回到忠县的马浏阳建立了一个1000多平方米的野猪养殖场。“野猪吃的比家猪少,只能长到70到80公斤,但是肉的质量很好,有名气。其中80%提供给酒店等固定客户。”马浏阳说道。

2009年,为了响应家乡“成立合作社,带领群众致富”的号召,马浏阳率先在忠县双桂镇成立了重庆伊塔罗农业合作社,让村民们聚在一起致富。除了饲养野猪,在合作社工作也能赚钱。杜秀琼多年来一直帮助基地割草,每年收入超过8000元。结果,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加入合作社。目前,合作社已发展了138个成员,带动了138个农民成员和416个农户。2015年将有超过3500头生猪被放生。

合肥小龙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