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管控生猪养殖风险


无论从产量还是工业产值来看,养猪业在我国畜牧业的发展中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20世纪80年代,中国猪肉产量占肉类总产量的80%以上。20世纪90年代后,这一比例开始逐渐下降,2000年后稳定在60%左右。相应地,1990年,养猪业的总产值约占畜牧业总产值的54.2%,2015年这一数值变为43.2%。虽然上述两个比率近年来一直在下降,但养猪业仍比其他畜禽业具有绝对优势。

但中国养猪业也有明显的“弊端”,即“生猪周期”相对严重。尤其是在2016年。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与2015年相比,2016年全国猪肉价格上涨了16.9%,是历史上涨幅最大、食品消费价格涨幅最高的一年。去年上半年的25周,生猪收购价格涨幅保持在20% ~ 50%,白肉出厂价保持在19% ~ 45%。

你如何看待“猪周期”带来的风险?如何管理这些风险?未来可能会发生什么风险?近日,中山大学广东决策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国家生猪产业技术体系产业经济研究室成员郭吴辉在第六届中美生猪产业研讨会上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政府和行业协会共同控制宏观风险。

“‘风险管理’是会议的主题,在我们以前的研究中很少用到,但它实际上是一个好概念。”郭吴辉认为,就我国目前的情况而言,由“猪周期”造成的价格波动是无法消除的,但我们可以采取一些措施,尽量减少其负面影响,从而控制养殖风险。风险管理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宏观风险管理,二是微观风险管理。

宏观风险管理是从市场、政府和行业协会的角度控制整个养猪业的价格波动。

市场监管主要包括三种方式:生猪期货市场、生猪保险和国际贸易。生猪期货主要通过套期保值,使生产者的利润保持稳定,从而稳定生产和供应水平,缓解“生猪周期”。目前,中国生猪期货市场尚未建立,但正在逐步推进。“据了解,大连商品交易所正在推进生猪期货的研究,并可能在一定时期内推出生猪期货。”这也是猪保险发挥监管作用的原因。现在它在中国各地的农场都很普遍。在国际贸易方面,近年来进出口量有所增加,这对稳定国内生猪价格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政府调控可以从三个方面入手:第一,通过促进产业升级稳定价格波动。一方面,生猪价格波动受到外部流行病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受到不完全信息的影响。如果产业升级,有更多的大型现代化企业,产业的技术水平将会提高,受传染病侵袭的可能性也会降低。与此同时,他们获取信息的能力将得到增强。第二,政府可以完善市场预警系统。“目前,地方政府也通过一些渠道定期发布与养猪业相关的价格和产量信息。然而,与发达国家相比,农民仍然没有足够的信息。”

农民可能无法通过政府获得价格信息,但产出信息必须通过政府获得,而且信息往往没有及时更新。第三,政府可以改善其控制政策。例如,近年来,政府出台了生猪价格控制计划和冻肉储备政策,这些都对控制“生猪周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行业组织可以通过改善企业沟通和提供行业信息来补充政府,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企业家可以通过参加各种行业会议进行沟通,深入掌握生猪价格波动的规律和机制,这对价格波动的风险管理非常有益。

农场(家庭)做出控制微风险的明智决定

微风险

二是适度延伸产业链。当生猪价格波动时,农场(家庭)可以上下扩展,尤其是下游。“如果他们能生产肉制品或其他加工产品,他们就能缓解价格波动,这也是企业的一项战略。”

二是适度开发高端多元化产品,生产高附加值产品,为消费者提供多元化消费体验,提升企业品牌价值。跳出动荡的环境,开辟另一个新市场,从而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这也是处理微观风险的一个重要方面。

“猪周期”将逐渐缩小长期波动范围。

郭吴辉判断“猪周期”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不会在短期内消除。

这是因为中国养猪业仍处于结构性变化时期,仍有许多不确定因素会导致价格大幅波动。这种结构调整体现在两个方面:区域结构调整和规模结构调整。

至于区域结构的调整,调查研究表明,从1978年到1988年的10年间,我国生猪屠宰集中在空间上。例如,四川省生猪屠宰量显着增加。1988年后,一方面由于猪肉相对短缺,另一方面由于国家菜篮子工程的实施,全国各地开始养猪,生猪产业在空间上的分布越来越分散。这种情况持续到2011年。然而,近年来,由于生态环境的保护和工业化、城市化进程的加快,生猪产业正逐步退出东南沿海经济发展相对较快的地区。从2011年到2015年,江苏、浙江、福建、广东等地的生猪数量急剧下降,尤其是生猪产业迅速退出的浙江。在河南中部、湖北、湖南、江西、山东、云南的西南部、黑龙江和吉林的东北部,生猪屠宰有所增加。“这实际上显示了养猪业在国家空间中的转移过程,从东南沿海转移到中部主产区,然后再转移到东北和西南地区。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进一步推进,这一进程将继续下去。这一过程将对“猪周期”产生一定的影响。

在规模和结构调整方面,近年来,我国生猪养殖规模不断提高。2015年,在市场上养猪超过500头的农民占总数的43.3%,但与发达国家相比,这个数字仍然很低。据了解,美国年存栏量超过5000头的养猪户比例已经达到60%以上,而年存栏量超过500头的养猪户比例已经达到99%。欧洲年人口超过1000的农民比例也达到了80%以上。这意味着中国未来规模结构的变化肯定会持续下去,也会影响总体供给。

但从长远来看,我国生猪养殖业价格的波动幅度将会缩小。首先,工业化程度将逐步提高,将建立越来越多的现代养猪企业,技术水平将逐步提高。二是区域布局趋于稳定,空间结构调整逐步到位。第三,市场开放程度将逐步提高。目前,中国已经向美国开放牛肉进口,猪肉很可能成为一个重要的合作领域。猪肉市场的开放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稳定国内价格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