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让公益崛起于微末


温|李北辰

最近更新了一系列有趣的数字。

9月5日,民政部向公众宣布,今年上半年,民政部指定的20个互联网公开募款信息平台发布了17,000多条募款信息,总计超过18亿元,其中80后和90后成为主要贡献者,80后贡献最大,达到45%,90后参与最多,占总数的48%。

更像某种交叉验证,我印象深刻。两年前,另一份商业报告还称,中国年轻人的年均公共福利支出几乎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

这是不是说“年轻人有更高的道德意识”?当然不是,在任何社会群体中,一个人对公共福利的热情可能只是服从正态分布,与年龄没有正相关。

那为什么这两份报告得出了相似的结论?在我看来,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80后和90后都是“互联网本地人”,互联网让公共福利变得更容易。例如,社交媒体可以降低网民参与环保等公益活动的门槛,让他们能够设定符合社会传播规律的话题。

在中国,微博可能在这方面有最大的发言权。美国当地时间9月26日,全球环境保护领域的最高奖项2019年联合国“地球卫士奖(Earth Guardian Award)揭晓。一年后,微博作为战略合作伙伴出现在颁奖仪式上。新浪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兼微博董事长曹国伟应邀出席颁奖仪式并致辞。他提到,不仅名人可以在微博上做公益,微博也是人们积极参与公益和行动的平台。

诚然,互联网公益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但今天,如果我谈论一个社交媒体平台能为环境公益做些什么,我会立刻想起投资者王煜全先生的一句话:在社交网络中管理舆论的最佳方式应该是“藏小恶,促小善”。

我想是的。

1

在谈论公共福利和环境保护时,首先,我们需要知道名人仍然是推动相关话题传播的重要声音。

许多进化心理学家认为这更像是一种接近博弈论的“进化稳定策略”。如果没有干预,社会群体中个体的行为分布可能遵循“30%利他主义,10%占便宜,60%追随”的比例。与此同时,更多的社会学家认为,在大型社交网络脸谱网、推特网和微博中,行为的传播(包括环保等慈善事业)符合网络科学。在这一新兴科学中,一个人跟随他人的行动,从而导致整个网络(至少是局域网)具有相同的特征或偏好,这被称为“网络感染”。

两种理论都提到同一个词:跟随。

那你在跟踪谁?

美国作家格拉德威尔的名着《引爆点》被全球营销人员视为标准。他在书中提到引爆传播有三个黄金法则:个性法则、附着因子法则和环境权力法则。其中,最受谈论的是个性规则:为了在人群中受欢迎,一个有特殊影响力的关键人物需要在互联网上“引爆”公众舆论,常识知道名人在世界上任何社交网络上都是如此的超级传播者。

也正因为这样的“跟随”,名人的示范效应对公益传播的贡献不可忽视。因此,微博也通过“星光公益联盟”等方式成为公益与公益之间的桥梁,使公益传播更加有效。

据报道,去年的仪式报道和直播在微博上备受关注,阅读量超过2.8亿次,视频播放量达到6600万次。明星们在宣传和推动公益事业方面显示了巨大的力量。曹国伟表示,星光公益联盟由数千名娱乐体育明星和企业家组成,致力于提高公众环保意识,促进各项公益事业的发展。从今年开始,第10天

当然,这种后续效应也在证实:在这个时代,名人是培养各种“积极能量”的绝佳舆论入口(不幸的是,我找不到更“高级”的词汇)。然而,在任何成熟的社交网络中,名人作为“引爆点”只能充当“引火物”。公益和环保意识要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需要更多的人充当燃料。

如前所述,互联网确实降低了公众参与公共福利和环境保护的门槛。

以蚂蚁森林为例,这个项目已经成为中国私营部门最大的植树计划。在过去的三年里,蚂蚁森林已经带动了5亿人参与低碳活动,减少了792万吨碳排放,在荒漠化地区种植了1.22亿棵树,共覆盖112,000公顷(168万亩)土地。今年,蚂蚁森林还获得了联合国最高环境荣誉地球卫士奖的激励和行动类奖项。

顺便说一句,说到蚂蚁森林,不难发现,经过20年的野蛮增长,至少一些中国互联网巨头的伦理道德似乎正在逐渐从“技术清白”和“技术中立”转变为更负责任的“技术为善”。当然,你可以说这是一种变相的市场行为,或者像名人做公益一样的无风险奖金策略,。但我相信他们确实开始相信一项技术真的像一把菜刀,可以用于不同的目的。然而,总有一些用途,那就是他们在创建它时心中的善意期望。

例如,当涉及到让公共福利上升到底部时,最好的例子是微博。

作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一直在努力推动更多人参与公益和环境保护。事实上,自2009年推出以来,微博一直在探索社交媒体时代的公益传播模式。截至目前,数据显示,已有超过1014万网民通过小额公益捐赠爱心,募集捐款超过4亿元。公益话题如#熊猫守护# #反贫困战斗星光行动# #冰桶挑战#,等等。已经收到数百甚至数百亿的阅读,并在微博的发酵和舆论的冲击下演变成社会不断讨论的公共事件。

随着互联网传播模式的变化,微博也在不断推动公益模式的演变。最近的例子是全民公益金节。9月初,微博会同许多权威媒体、企业和公益组织,发布了“人人公益金节”的提案。提案份数超过100万份,活动主题“人人公益金节”累计阅读量达到6亿份。

人人公益节的初衷是充分调动行业上下游的公益资源,让公众近距离了解和参与公益活动,也让优质公益项目得到更多关注,#春蕾计划# #赛野#灾难# #免费午餐# #马云农村教师人才计划#等21个公益项目参与此次活动。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蚂蚁森林也深深参与了今年的#人人公益节#。

此外,为了增加公益的兴趣和热情,微博用户的日常网络行为被转化为公益行为。微博还鼓励公益项目在设计游戏方法时使用更符合社会传播规则的方式,从而在微博的舆论广场营造“人人都能做公益”的氛围。

谢天谢地,这种出色的话题设置能力也获得了流量的回报。刚刚结束的为期三周的“人人公益节”吸引了数千万网民的参与,他们共同推动了数百个公益项目的推广,并在网上支付了500多万英镑的捐款。

当然,我一直觉得在对待互联网公益的态度上,大气比数字更重要,共识比大气更重要,因为归根结底,表面上是技术和制度,深层上是“概念水位”的上升

其次,匹配需要帮助的对象和能够提供帮助来消除这种信息不对称的个人是互联网擅长的。微博降低了普通民众参与公共福利和环境保护的门槛,也使其在这个破碎的世界中拥有了自己宝贵的“破圈”能力。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情况,不同的工作,不同的经历,甚至不同的社会阶层。然而,当平台将舆论资源向公益倾斜时,当他们无意中刷上公益环保微博时,那一刻,他们可能会达成在各自生活道路上罕见的共识。

毕竟,到底是谁想让世界变得一团糟?在举手之劳的门槛下,在一个人的能力范围内,在“自我确认”的指导下,没有人不想改变这个可怕的世界。

我确信,即使它只是一种前进和赞美,它也是通过缝合微小部分的零碎概念裂缝来治愈不完美的世界。

这就是所谓的“公益始于卑微”的含义。这不仅是因为人性,也是互联网平台上最好的舆论资源。我相信,如果运气好,它会把世界推向一个更好的方向和一点点。

作者:李北辰,国内数十家媒体的独立作家和专栏作家,曾为《南都周刊》 《华夏时报》等媒体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