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俊兰:尽此一生为凉山


衣衫褴褛的村民,低矮潮湿的泥屋,人和动物住在一起,一些村庄没有通路,没有电,没有邮政服务,一些家庭甚至没有桌子或床.1997年,当《天津日报》记者张蓝军第一次踏上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土地进行新闻救济时,他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从那以后,她发誓要把一生都献给凉山的扶贫事业。从35岁到49岁,她把自己的黄金岁月留给了西南边境贫困地区的彝族同胞。在过去的14年里,她被社会各界委托帮助穷人和有需要的人。她建了3所希望小学和39个孤儿班。她帮助1500多名学龄孤儿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并在凉山州投资1500多万元帮助贫困人口。

一个新闻扶贫事件把她和梁山紧紧联系在一起。

1997年,张蓝军带着“100名中国记者志愿者扶贫小组”来到梁山。面对令人不安的贫困景象,尤其是看到孩子们在山里放羊辍学,既无知又无助,身为母亲的张蓝军再也无法平静下来。

贫穷导致落后的教育和薄弱的教师。大多数学校建筑都是破旧的建筑,四面通风,濒临倒塌。这里的孩子很难读完小学和初中,更不用说高中了。为了上学,梁山的孩子们不得不上山砍柴取钱,存鸡蛋取钱,并为买书支付口粮。

为了了解凉山儿童真正的学习环境,她在雨中来到布拖县布鲁镇,再次走着孩子们的路去上学。单程旅行花了4个多小时,其间穿越了5条齐腰深的河流。据当地人说,每年雨季河水上涨时,学校的孩子们都会被冲走。“只有用脚磨刀,你才能记住梁山好汉们用生命、鲜血和泪水铺成的学习之路。”她说。

在梁山,张蓝军日夜采访。回到天津后,她写了一整夜。随着《梁山之旅》的深情系列在报纸上发表,读者的来信、捐赠和文章像雪花一样飞来飞去。

有一个账户永远不需要注册才能回复,那就是她自己的捐款。

"因为蜀国的困难,很难到达山顶."张蓝军带着捐款走进了凉山,那里自然环境恶劣,高山险峻,峡谷险峻,自然灾害常年持续。洪水、泥石流、滑坡和路基滑坡是她在途中经常面临的风险。杜木桥是她进山工作的唯一途径。车轮经常擦伤悬崖边缘。相继患霍乱、伤寒和麻风病;因为梁山面临毒品和艾滋病的威胁,所以在工作中她经常不得不面对吸毒者和艾滋病患者……

“我一定会把你的善款用到最需要的地方。”“只要我还活着,我一定会如期到达梁山,做我必须做的一切。”她承诺每次捐赠都将由她自己实施,不委托任何中间环节。每一笔捐赠都由接受者亲自签名并返还给捐赠者。在凉山工作期间,我将支付我的餐费、车费和住宿费。我不会在贫困地区占有或浪费任何金钱、谷物或蔬菜。

这是她一直坚持的三个原则。但有一个账户永远不需要注册或回复,那就是她自己的捐赠。在过去的14年里,她捐了多少钱给凉山人民是无法统计的。可以看到的是她帮助了多少人,做了多少事情。

再多一个孩子读书,再多一个梁山的希望。

梁山最需要什么?张蓝军认为这是学校和教育。因为又有一个孩子在学习,梁山将来会有更多的希望。

1998年1月,在她第一次去梁山的几个月后,张蓝军再次来到了她闹鬼的地方。她的背包里有一张167,253元的银行汇票和一个建造希望小学的计划。同年8月,当她第三次来到凉山时,一座崭新的教学楼已经矗立在凉山布拖县雅河村海拔2800米的山上。300多名贫困凉山彝族儿童终于安然无恙地坐了下来,

她没有时间关心她的女儿,但是在凉山有成千上万的彝族孩子叫她“妈妈”。她无私地奉献出超越血缘、地域和国籍的伟大爱情。今天,无数充满爱心的凉山儿童已经长大并变得有用。他们中的一些人成了人民的老师,在凉山最困难的地方教书育人。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成为在凉山禁毒和预防艾滋病前线战斗的警察。一些人加入国际慈善组织,帮助家乡的艾滋病孤儿。他们带着感激和回报面对他人和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