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繁自育有较强的抗风险能力


曾几何时,种养结合的育肥猪养殖模式因其养殖批次灵活、仔猪购买时间及时以及小船的切换优势,成为农民备受推崇的增收渠道。现在它被迫退出市场,成为一个不敢碰的烫手山芋。受过去几年生猪价格剧烈波动的影响,垦利县生猪养殖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养殖业向大规模、集约化、专业化模式发展的进程越来越快。

育肥和养殖逐渐退出市场。

2007年以来,全国生猪市场价格呈现大幅波动趋势,峰谷价格几乎翻了一番。目前,价格周期也逐渐从原来的3年缩短到2年,并有无规律可循的趋势。价格波动大、变化快、信息不对称,使得养猪农户很难掌握养猪生产的形势和趋势。

农民在调查中报告说,他们不敢在价格低的时候饲养小猪,因为他们担心猪的价格会保持在低水平,而且他们没有通过投入劳动力来赚钱。当小猪的价格高的时候,他们不敢再提高它们了。他们担心猪育肥后价格会下降,他们会赔钱。鉴于这种担忧,一些养猪户一年只饲养一批猪,更多的农民甚至放弃耕作。

据一位在垦利县东吉镇从事育肥猪养殖10多年的刘姓农民说,今年春天他以7.20元/公斤的价格买了57头小猪(平均78公斤/头),从市场上放出来后损失了1200元,不包括人工(自养)。目前,他在国外工作,并表示将来不会饲养育肥猪。

有很多人有这个想法。育肥育种已经被自我育种所取代。

自我繁殖和自我繁殖规模繁殖已成为主要模式。

自繁自繁节省了仔猪外包环节,降低了成本,具有很强的抗风险生存能力。

目前垦利生猪养殖市场有两种模式:自养、自养、散养和规模化养殖。个体农民已经从养猪赚钱变成了主要靠自己生活,市场好的时候养得更多,坏的时候养得更少,甚至放弃了耕作。在建设标准化农场、引进良种猪、饲养有繁殖能力的母猪等方面,大规模农民得到了国家的大力支持。因此,自繁和自繁标准化育种比自繁和自繁和自繁更能避免市场风险。一些大规模农户还引进了优质猪品种,创造了市场接受度高、效益好的特色产品。

据垦利街标准化规模养殖厂郭台铭主任说,他的猪质量好,成本低,不包括他自己的人工成本。保证成本为5.70元/公斤,比其他成本高1-20美分/公斤。今年的利润(不包括他自己的劳动力成本)是4万元。他说即使他出去工作,也没有人在他这个年龄(60岁出头)想出去工作。

未来前景可观

城乡差距决定了未来需求的巨大空间。中国城乡居民猪肉消费存在40%的差距,这一差距将随着农民收入的增加而逐渐缩小。

据统计部门统计,如果农村居民人均消费达到城市居民消费水平,全国农村猪肉消费量将增加1500万吨,达到2000万吨。将来,如果这块大蛋糕被分开,母猪的数量将不得不成倍增加。

越难,越好控制能繁殖的母猪数量,这样当价格高的时候,一定数量的商品猪就能很快被放生。

为了规避风险,平衡产业链各方利益,未来养猪业将朝着“龙头企业基地养猪场”或“龙头企业生猪专业合作承包养猪场”的方向发展,即生猪养殖有序化、养猪场与企业资源共享、利益共享、风险共担。

(王慧敏,山东省垦利县物价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