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江海上养殖户因台风引发纠纷复产工作难开展


湛江海上养殖户因台风引发纠纷复产工作难开展

被困鱼排。当陈先生向媒体记者介绍损失时,他忍不住大叫“海鸥台风”,这对湛江产生了巨大影响。这包括湛江的海洋农民。作为该地区最大的海洋农场主,陈先生最近很担心,最初是在马章区大浦村附近的沟谷洋水域受到台风的影响。产值损失约1000万元。更糟糕的是,被海浪冲走的鱼排现在被牡蛎排包围着,无法移动。牡蛎筏不允许被农民推倒,鱼排也不能被拖回去。每天损失将近1万元。陈先生说,他希望有关部门能尽快介入处理牡蛎和鱼排的纠纷,以便他能尽快恢复生产,避免更大的损失。

根据资料,高句洋海域最大的海洋农民是陈先生。他有1400亩的养殖面积和150个网箱。他主要培育白仓、金仓、金谷等品种,产值约1800万元。今年9月17日,在台风“海鸥”的影响下,他的鱼排被64个网箱冲走,每一个网箱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其中24个网箱至今无法被拖回原址繁殖。事实证明,陈先生的鱼排是为抵御15级台风而建造的。本来,他们这次不应该受到很大影响。出乎意料的是,迎风海域牡蛎养殖者的牡蛎筏不够坚固,无法抗风。当强风和大浪冲击他们的木筏时,木筏严重受损,部分脱离了原来的位置,流向其他地方。最后,他们被困在10海里以外的牡蛎堆里,然后漂流到更远的海域。

“台风过后近十天,鱼排无法被拖走。外面被牡蛎筏包围和挤压着。里面很多鱼都死了。”26日中午,陈先生指着被冲走的木筏说,这原本是一场自然灾害。我不怪任何人对我的木筏造成严重损坏,但我想拆掉木筏,把它拖走,恢复生产。然而,我没想到牡蛎养殖者会拒绝让我们拆掉它。他说牡蛎筏上的牡蛎不见了,没有人能不知道就移动。

他还说,经过太平边防派出所这么多天的干预和协调,仍然没有结果。他极度焦虑,每天都损失惨重,无法忍受。我很希望政府能多关注我们,主要的灾民,有关的职能部门会尽快介入,尽力帮助我们解决恢复生产时遇到的问题。

酱瓜丝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