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校舍上课借教师上课…名校挤爆学区房该“背锅”?


借校舍上课,借操场开运动会.长春的精英学校正在爆满。学区的房子应该“提锅”吗?

半月形访谈记者李双喜

近日,吉林省长春市许多城区的名校相继发布学位警告和新的录取政策。这意味着,在未来,如果你在长春买了一所学区的房子,你可能无法在此基础上进入学校,但你可能会面临多重学校划分、随机分配名额或入学顺序。

是学位过剩导致学位警告。长春市朝阳区一名知名学生的家长苏思(化名)哀叹该学区的房子是以该市平均房价的两倍购买的。结果,教室里挤满了孩子,操场不能容纳所有孩子的活动,学生没有足够的空闲时间排队上厕所。

借用校舍上课,借用操场开运动会,借用老师上课,现在对长春的着名大学来说已经是一种无奈的举动。长春市中心的一所小学,六个年级分布在三个校区,公交车用来接送学生。一些着名的学校一个年级的学生比整个学校都多。学校的招生老师说,学校里所有的空余房间都变成了教室,没有实用的教室。

长春新区一所小学的副校长告诉半月坛记者,几年前学校9年级有54间教室,但现在学校4年级有全教室。“当时,该地区计划每年有20%的学龄儿童上学,但现在每年有80%的学龄儿童上学,而且增幅不会减少。”

业内人士认为,名牌大学学位短缺是由于规划预期不足,以及长春市六年制或九年制一学位政策执行不力的现实。一所着名学校附近的房屋中介机构表示:“房屋被买去上学后,每隔一年转手一次并不罕见。这导致每年都有大量学生。”

据介绍,房产、户籍和学位信息的核实应由学校完成。一名负责招生的小学副校长坦言,学校只有一名负责招生的老师,数十户居委会的统计数据无法一一核实住房信息。学校无权执法,也不能进行家庭调查。

当学区住房变成“蛋糕”时,一些房主将一套房子“分割”成多个产权出售,导致一套房子拥有多个产权和学位,这也是非常突出的。“即使有大浴室的地方也有独立的房产证,我们无法拒绝这种手续。”一位学校招生老师说。

东北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校长魏昱认为,当前的教育混乱涉及到公共资源的合理配置、资格考试和监督等问题。它需要多个部门的协调和联合执法,以便及时堵塞政策漏洞。同时,政策调整必须注意给公众一个稳定的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