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亏近40亿后华谊兄弟回复关注函,果然否认调节利润


记者|梅岭

华谊兄弟2019年业绩预测披露,公司预计2019年亏损约39.67亿元至39.62亿元。这可能使其成为a股电影和电视概念股的“亏损大王”。

公司亏损巨大的主要原因是商誉减值准备。深交所对此表示关注,并于2月5日向华谊兄弟发出了关注函,要求该公司解释当前业绩出现巨额亏损的原因,以及是否存在通过计提巨额资产减值准备来调整利润的情况。

2月13日晚,华谊兄弟回复了这封关注信,否认公司通过计提巨额资产减值准备来调整利润。还解释了该公司2019年亏损巨大的原因。

华谊兄弟表示,经过初步测算,公司计划2019年计提商誉和长期股权投资等部分资产减值准备共计26.8亿元,其中商誉减值金额为5.9亿元,长期股权投资金额为17.6亿元。

剔除商誉和长期股权投资等部分资产减值准备26.8亿元,华谊兄弟主营业务损失约为12.87亿元。

2019年,华谊兄弟的主要演员失踪,报告期内上映的主要电影的票房没有达到预期。在电视剧方面,公司调整和升级了电视剧内容,限制了播出数量。在现实生活娱乐业务中,品牌授权和现实生活娱乐收入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深交所曾发出询价信,要求公司解释每一个形成商誉的对象是否存在减值风险。当时,华谊兄弟表示,没有迹象表明形成商誉的每个对象都出现减值。深交所的关注函要求该公司解释2019年产生大量商誉减值的原因和合理性。

在华谊兄弟商誉的形成和形成过程中,浙江东阳郝汉电影娱乐有限公司和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曾经最受市场关注。

2019年第三季度末,华谊兄弟的商誉余额达到19.47亿元,其中商誉余额7.49亿元来自收购浙江东阳郝汉电影娱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阳郝汉”),7.44亿元来自收购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阳美拉”)。

2015年10月,华谊兄弟以7.56亿元收购了东阳郝汉。艺术家包括、冯、郑凯、杜春和陈禾等明星。公司的经营收入主要来自影视剧的销售收入、综艺节目的服务费和艺术家经纪人的收入。

华谊兄弟表示,在业绩承诺期的前四年(2015 -2018年),少数明星股东的收入不符合收入确认的时间条件,未能完成承诺的业绩,但他们都如期支付了业绩补偿金。

2019年,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与华谊兄弟就东阳浩翰增资及部分股权收购进行了洽谈,并于当年12月完成了增资及股权转让。交易完成后,东阳昊翰的估值为22亿元。本报告期内不要求商誉减值。

东阳美拉背后是冯小刚,华谊兄弟期待东阳美拉在2019年完成承诺的演出。然而,后者去年制作的电影的市场表现与前一年相比有所下降。考虑到市场相对较大的不确定性,东阳米拉资产集团预计需要在2019年进一步计提减值准备。

对于高达17.6亿元的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华谊兄弟表示:2019年底,通过对被投资公司的经营、盈利能力和项目实施情况的综合分析,公司判断部分被投资公司在2019年出现减值迹象。

本次17.6亿元的长期股权投资将计提减值准备,来自北京聚居地银英雄娱乐科技有限公司的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

对此,华谊兄弟表示:实际控制人计划出售部分资产,与原融资人协商延期或采用其他融资人替代融资来处理相应的到期质押。目前,其股权质押不存在清算风险,实际控制人目前不存在质押以外的任何债务风险。